想不起那时听的歌,
想不起那时做的事,
却在清冷酣睡的某个午晨,
梦里趔趔趄趄地拾起那时的感觉。

现实懦弱,无为,欺骗,妥协,
自知某天会有恶果,
依然是个白日里的癞子,
黑天里的幡然悔恨。

丧,是种瘾。

© 猫的 " | Powered by LOFTER